葡京彩票|葡京彩票_Welcome:魂断长桥——千百年后的那座长桥在西湖上等你

葡京彩票|葡京彩票_Welcome

  我在水中等你,水深及膝。淹腹,一寸寸漫至喉咙。浮在河面上的两只眼睛,仍炯炯然,望向一条青石小径。两耳倾听裙带抚过蓟草的窸窣,日日,月月……这是洛夫写尾生的诗,《葬我于雪》。

  这忧伤缠绵的典故,在千年前庄子的书里只短短两行,让那个万世情痴之祖尾生和一座桥千古流传。

  蓝桥下的尾生已与他痴心等候的女子同去到那烟水茫茫的远方,后世的东晋,西湖的东南角,南屏山的北麓,一座长余百步的石桥如彩虹般静卧在青山绿水间,它有个优美简洁的名字,长桥。

  在某个春日,长桥上曾经走过远道而来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祝家小姐美丽聪慧,扮起男装来也温文儒雅,俨然是一个满腹诗书的倜傥须眉。大抵梁山伯是个忠厚老实的书生,途中遇到一见如故风流秀美的英台贤弟,草桥结拜义结金兰的投契与喜悦中,虽有着模糊的疑问,但并没有多余的心思往别处想。

  这样踏过湖光山色中的长桥,携手走过清波门,再转万松岭,行程不远说说笑笑中就到了两人的目的地万松书院。

  其后的时光,他和她三载同窗,日则同食,夜则同寝,同桌共读抵足而眠。女扮男装的英台,那颗聪慧而又细腻的女儿心左右为难,为之忐忑不决。她怕梁兄知道自己是个女儿身,又怕梁兄不知道她是个女儿身。

  人生若只如初见,梁兄是长桥那头青衣儒衫斯文俊朗的少年,她是他口中的英台贤弟,一无所知的少年取笑她生得太过纤弱灵巧。“西湖春水绿于酒,西湖女儿娇似柳”,贤弟虽身为男儿,比之岸边杨柳更为娇弱风流。

  含羞带怒的英台定是恨恨瞪了一眼那满嘴胡说的义兄,她不知道这一眼,梁兄的音容笑貌已经深深地映入自己的脑海中。而所有的爱情,大抵离不开一见钟情。更何况后来,她与他朝夕相处,日久见人心。梁兄的勤奋,梁兄的才华,梁兄的风骨和人品,早已叫这个惊世骇俗的女子,情根深种。

  山伯君子般的迟钝一直到三年之后,祝英台接到家书离开万松书院也没有醒悟过来。兄弟情深的梁祝不忍分离,他拉着她的手,在万松岭下西湖边上的这座长桥上将英台送了又送。

  他其实也许在心中疑惑许久,这与之读书唱和的贤弟生得太过美貌,是万松书院出类拔萃的“美少年”。她慢回娇眼笑意盈盈的模样娇羞而又灵动,让他无端觉得诱惑。秉烛共读的夜晚,英台如桃花般恬美安静的侧颜是他偶一回头就沦陷的风景,她蝴蝶般纤长浓密的睫羽轻抬,在书卷上落下阴影,于诗书上心无旁骛的山伯情窦初开,但使君子寤寐思服辗转求之的是淑女,而英台——这怕是他难以启齿的秘密。回头对上嫣然而笑的少年,她在明灭烛火中温声询问:“梁兄叹息什么?”

  他挠挠头发,无从解释的书生回以清澈微笑。彼时,灵隐寺的晚钟悠悠荡过长桥,回旋在万松书院静谧的夜里。他便心不由衷地说一句:“夜太深了,贤弟早些休息。”

  传说里,他和她是在这长桥上来来去去互相送了十八遍的。百步的桥梁,在两人依依不舍的步履丈量下变得迤逦悠长。后世的戏文里唱着祝家的小姐一遍又一遍的以鸳鸯和比目鱼来隐喻她和梁兄的关系。情深难舍的山伯纠正着贤弟的用词不当,而彼时,梅花枝头上喳喳叫的喜鹊,西湖里成双成对浮游的鸳鸯和白鹅,都没有让梁山伯醒悟和察觉。

  他和她最好的爱情,就这样在长桥上擦肩而过了。等到孤单怅然的梁山伯回到书院得到师母指点,知道这和自己同窗三载的少年,其实是个女子时,他是“喜又狂”的,于是有了千古流传的“访英台”和“楼台相会”。但结局早已注定,他的爱情迟到了一步,英台已被家人许配给马太守的儿子马文才。三载亲密无间的相伴,灵魂上的互相契合,他们的爱情如长桥下的西湖水,深邃无垠又静渺无声。情根深种,也许只在当日相逢的第一眼。

  相思成灰,血泪成灰。他在英台出嫁的前夕病逝,一座孤单的坟茔,也要伫立在佳人十里红妆的路途中不舍凝望。人生自是有情痴,下轿祭拜梁兄的英台,哭的血泪纵横。青天霹雳里坟墓突然炸开,花容月貌凤冠霞帔的英台投入墓中,合拢的坟茔埋葬了才子佳人,在漫天阴霾散尽后,人们却看见他与她的灵魂,化为双双追逐的彩蝶翩翩而飞。

  今天的人们游览西湖,踏上那座古老的石桥,在长桥上寻找十八相送的身影,耳边总会想起那如泣如诉的歌声:“碧草青青花盛开,彩蝶双双久徘徊,千古传颂生生爱,山伯永恋祝英台……”

  长桥在风霜雪雨中送走了东西两晋,又看着南北朝时美丽的苏小小乘着油壁香车邂逅了游湖赏春的阮郁公子。“妾乘油壁车,郎跨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那是又一段才子佳人红颜薄命的曲折演绎。

  游湖人的脚步与马蹄踏过长桥的青石板,时光如箭,岁月如梭,西湖上雪白的芦花变作十里芙蕖,历史的车轮碾过隋的琼花和李唐的繁华。白蛇修炼了千年,化作端庄貌美的妇人在断桥边找到了当年的救命恩人,那个现世里眉目清秀的许家后生许汉文。有情皆孽,无人不冤。无论白娘娘和许仙怎样声泪俱下的哀求,好管闲事的法海老和尚还是将为爱奋不顾身的白娘子镇在了雷峰塔下。

  雷峰夕照,断桥残雪,这举世闻名的景致与默默无言的长桥隔湖相望,后来,有一首耳熟能详的歌,描写白娘子的爱情,总是一唱三叹的说:“西湖的水,我的泪……”

  名叫陶师儿的女子是西湖边上色艺双绝的名妓,与书生王宣教倾心相爱,却遭到老鸨的百般阻拦,山穷水尽的两人在最后一次相见的机会中乘船游湖,在月光皎洁的夜晚,将船划到长桥下的藕花深处,双双投湖自尽。

  冯梦龙《情史》里短短几句带过的故事,令时人作“长桥月,短桥月”歌咏的凄美爱情,不知有着怎样惊艳的开始和心动。

  那是桃红李白的春天,柳荫深处莺歌燕舞,红衣妙然香气袭人的陶师儿撑伞从桥上走过。花影婆娑,春水汤汤,长桥迤逦,烟雨茫茫。

  桥亭中的书生,素衣简袍,一管长箫吹奏满湖风月。本该是擦肩而过的,随水而来的风吹翻了师儿手中的油纸伞,惊慌失措的女子束手无策,身旁响起男子文雅温柔的声音。她抬头,如云青丝下的明眸皓齿,美如一朵芙蓉。

  是骤然相逢的震惊,蔓延至心头的激烈和汹涌。他们之前明明不曾见过,却这样熟稔。前世命定的缘,化身长桥上的青石板,经五百年风吹雨打才见你娉婷行过的酸楚。书生的眉眼,在西湖的烟雨里清隽而夺目,芝兰玉树原是如此。他微微的倾身:“在下王宣教,姑娘的伞。”

  这恼人的春天,这恼人的天气,原来见到你,才是春深似海,原来见到你,才有春风十里,原来见到你,所有的青春才不算辜负。

  冯梦龙并没有写过他们如何相爱,而想必,叫做王宣教的书生是清贫的,他无力救赎心中的佳人。那鸽子般清白温柔,芦苇般摇曳娉婷的女子在老鸨的逼迫下,周旋于欢场,在各色男人中辗转。他们的相思这样炽热,却这样绝望。他常常于灯红酒绿中遥望她的身影,满楼笙歌,她的红衣舞成花朵,但是多么寂寞。

  清贫的书生终于凑够了钱,换来和她同游西湖的一天。坐在租来的画舫里,嗅满城桂子馥郁的清香,看十里荷花的红艳浩荡,身旁的她,吴侬软语轻轻地唱:“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

  天边的夕阳隐没于远处紫色的山岚,晚霞如血铺陈,双飞的鸟儿结伴归巢,湖面回荡着山寺的晚钟声。陶师儿再也不想回去,如果要嫁给除了王宣教之外的任何一个人,她的生命,都是凋零。

  月亮升上来了,在西湖的水中徒自盈盈。他和她荡着小船,在心里对爱人和这世界做最后的告别。所谓心有灵犀,不是四目相对时就不能自已地爱上你,他和她皆山穷水尽,在感情的路途上陷入绝境。这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才子佳人,没有相约,却选择了含笑而别。

  在芙蓉千朵的长桥深处,他们相拥着渡水而去。古老的石桥缄默不语,西湖深处荡漾的明月,如泊在有情人心头的清泪一滴。

  这殉情而死的男女一度让这石桥改了名字,梁祝的十八相送一遍遍曲折悠长,它是长桥。陶师儿和王宣教双双自尽于此,它是双投桥。

  “连环易缺。难解同心结。痴呆佳人才子,情缘重、怕离别。意切。人路绝。共沈烟水阔。荡漾香魂何处,长桥月。断桥月。”

  荡漾的香魂与她所爱的人化作了长桥边并蒂而开的莲花。所以诗人说:“与郎情重为郎容,南北相看只两峰。请看双投桥下水,新开两朵玉芙蓉。”

  大抵,能够死在爱人的怀里是胜过孤单在世上老去的。所以元好问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桥是最懂的,那些最响亮的爱情绝唱,从来都与它们有关。而其实,长桥不长,是爱人之间的情长。

  洛夫说,我在千寻之下等你。水来,我在水中等你。火来,我在灰烬中等你。千百年后的那座长桥,在西湖上等你。它古老含情的眼睛,望向一条青石小径,两耳倾听你,和有缘人温柔踏过的足音。

葡京彩票|葡京彩票_Welcome